上學總是分秒必爭,那天車停在便利商店讓小露、小梨下車買早餐,以往都是5分鐘內兩個人就會上車,但是這次我等了一倍的時間,說一倍也不過是10分鐘。

當時在車上等著的我已經有點怒氣上來,手握著方向盤等著兩人從商店裡出來,我先放大鼻孔深呼吸、嘴吐氣三回合後,兩位快遲到的小姐上車了!

我學習先處理自己情緒、學習等待。

梨:『媽媽,這是我幫妳挑的早餐。』

她從後座遞上了一塊蛋糕興奮的說:『我看妳在降體脂,我把架上的麵包全部看過熱量,這個熱量最低只有65卡。』

也太sweeeeeeeeeeet

很多事情一體兩面,我在李崇義老師三天的『從對話開啟覺知、從覺知改變慣性』課程中不斷的進化自己,崇義老師一直提醒我們『要好奇,不要評斷。』我在工作坊的每一天從早到晚不斷練習好奇提問,雖然我已經是個好奇心爆棚的人,但在工作坊學習用客觀的好奇心。很多時候我們都用自己主觀的想法在為每個人、每件事下結論,就拿買麵包這件事來說,以前的我可能已經在車上不耐煩,等孩子上車後一秒變暴龍,又會在事後知道實情而後悔不已,露、梨也會因為被我飆罵後而壞了早上的心情。

父母情緒穩定對於家庭系統影響真的很大,甚至會影響在外的人際系統。

六年前小小PETIT剛上市時,我原本的工作再加上品牌壓力,長期高壓的我幾乎快要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但這樣的壓力卻反應在我的外在行為,我開始對孩子沒有耐心、對老公沒有耐心,講沒兩句話連頭都沒轉就要他們離開,當時家庭氣氛看似融洽,卻搞的每個人跟我講話都很有壓力,因為我的情緒一觸即發之外,口氣也非常沒有耐心,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發現,我的指責姿態讓所有人都在當討好者。

當時我忘了照顧我自己,我忘了讓我的情緒有出口,我沒有關心那個很忙的自己到底怎麼了?

崇義老師說:『在刺激與回應間(有權力),應要有流動的空間(有自由)。』

情緒是自然流動的力量,要運用這樣的力量讓自己浮沉,如果當時我有覺察到自己的內在感受,就不會讓全家大小用討好姿態在回應我。

進入薩提爾模式學習後,我也練習說感受,三天的工作坊不停的練習好奇對話,每天跟不同的夥伴對話,在第二天我的感受最明顯,以往的問話我都似乎抓不到核心要點,我自覺得很會問問題,但當把照顧自己、照顧他人和情境放在心中後,我好像有點忘記該怎麼對話了!

不管問什麼話我都要先用腦子想想,然後才透過嘴巴說出來,接著大腦又要開始想下一回合要怎麼提問。

崇義老師常說:『妳是用腦子回答我、還是內在?』

對欸!?
如果我一直透過腦子在問話,那這是好奇對話嗎?這問題有意義嗎?會問到核心嗎?那我怎麼能同理我要對話的人要表達什麼?

第二次和夥伴對話練習時,我在深呼吸當下先把自己內在擺第一,用內心連結對方的渴望,在開口的那一剎那我全身一陣麻很像有電流通過,進入開始對話的過程我彷彿進入到他所描述的事件,每一句話、每一個場景都像是我站在那個空間裡親身經歷,10分鐘的對話結束之後,我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搭乘時光機到他的過去走了一趟,我完全可以同理當時的他為什麼會這麼做、為什麼說那些話。

那天下課,我的隊友木木問我這幾天的內在感受,我說我很開心可以有這樣的學習經驗,而且遇到很多不一樣的人,開啟人生另外不同的眼光。

木木:『每次妳講感受,後面都要帶著解釋。』

這句話讓我有點當頭棒喝,想起崇義老師在課堂上說『解釋也是一種防衛的盔甲。』

我一直反覆的思考,我在描述內在感受時,好像真的習慣會急著解釋要讓對方聽懂我的感受從何而來,例如悲傷或是生氣,我就會順道把所有來龍去脈解釋清楚,讓聽我說話的人可以感同身受,我在防備什麼?

我連結了我的內在突然驚醒:『我把內在感受真實表達就好,為什麼要做多餘的解釋?別人不同意又怎麼樣?我接納我自己就好。』

隔天,當木木又再問起我的感受時,我回答:『開心、期待、興奮。』

停了好多秒,她開口:『這是妳第一次說感受後就停在這裡。』

真的很不可思議,工作坊三天讓自己覺察內在、連結渴望,然後用客觀方式觀察,不要講道理而是要去好奇對方,才能讓人的連結、家人的連結更靠近。

工作坊中很多分享自己情緒和創傷的夥伴,有位夥伴分享小時候媽媽讓他去學才藝,8歲的他為了媽媽的期待去學習,因為每次表演全家人都會到場幫他加油,但是他並沒有特別喜歡學這項才藝,小學畢業後也就沒有繼續學習,當時他覺得放棄才藝的自己充滿了罪惡感,好像辜負了家人的期待,帶著這樣內在長大的他,每次轉職好像都選擇了自己勉強接受的工作,不會想爭取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

讓我想到有個朋友婚後老是要提醒老公天熱了你為什麼還穿著大外套?
老公才驚覺:『對喔!我怎麼沒有脫外套?』

天冷也是一樣,老公會忘記穿外套,後來回想起小時候的自己,沒有選擇權,因為天冷即使他不冷媽媽也會強迫他穿上外套,天熱即使他不熱,媽媽也會要他脫掉外套,在沒有選擇權只能聽媽媽穿衣服的小時候,在長大的自己也沒有延伸出為自己作主的自覺。

回想起小露在小學一年級跟我說想要學小提琴,她爭取了幾個月我終於找到音樂教室帶她一起去,小梨當時想學習鋼琴,我想每次一小時的音樂課我送她們過去也是要等,所以我也幫自己報名了鋼琴課,半年之後因為時間關係,所以小露說想要停止學習,當時我只確認她的想法三次,確定她真的想暫停、小梨也想暫停,所以我們就停止音樂課,再回頭看當天工作坊分享的才藝夥伴,那樣的中斷學習讓他帶著自責長大,忽然覺得當時孩子說要停止才藝我就答應她,此刻~我得我做的真好。

回家後忍不住和小露分享起這段往事。

『我覺得我真的做的很棒,尊重妳的決定。』

同時我也和小露、小梨分享我這三天吸收最多的是『讚美細節』,以前我也做過純粹讚美,每次孩子開心的捧著手作作品過來,我就會用非常浮誇的方式大力讚美:『妳真的做的太棒了!這個拿去賣錢一定可以大賺,我可以幫妳開發成其他周邊商品。』

然後我孩子就會心滿意足開心的離開,也有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但學習『讚美細節』更是讚美的最高層次,那天回家小露依然興高采烈的捧著新作品請我欣賞,這次我記得讚美細節。

『妳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用色好特別,妳怎麼會想要這樣搭配?』
『這個造型和顏色都非常的高級,這樣的作品我好喜歡。』

小露平時就被我浮誇誇獎的自信爆棚,在經歷讚美細節後,她簡直自信都要噴到外太空。

露:『媽媽,我覺得妳今天的誇獎很不一樣,把我的創作理念都講出來了,我覺得很開心。』

頓時我也感到好開心,自己在三天內能有這樣的轉變。

雖然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自己,很照顧自己,但我覺得在崇義老師三天『從對話開啟覺知、從覺知改變慣性』之後,我更能貼近照顧自己內心感受,也更喜歡自己這樣的轉變。

要好奇,不要評斷。

現在,我好像開始明白,學習是為了貼近自己的感受不是想要改變誰誰誰,而是要讓我『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是最重要的事。』。


【後記】
小梨挑選的那塊低熱量蛋糕後來我吃完看包裝,是65g不是65大卡,真正的熱量是580卡,瞬間僵化。(把鼻孔撐大呼吸、嘴巴吐氣。)


崇義老師的課是在長耳兔心靈維度報名的,崇義老師也是我在為期一年薩提爾師資培訓班的導師,和老師學習3個月以來第一次上實體課,只能說我們導師實體上課超級有魅力,那個魅力簡直到快讓人瞎眼的地步,非常的風趣、幽默又會講故事,連活動都帶的好好。

以前我都覺得薩提爾的課上一次就夠,頂多不同老師各上一次,差不多知道脈絡後就可以了,但我師培班的同學甚至當天課堂上的其他同學都是上了好多次好多次,當時我想說真的是錢太多,畢竟三天的課也不便宜。

可是我自己上過一次之後,那種心靈豐富的感覺還有說話的方式轉變,我只能說:『傑克!這真的太神奇了。』
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體驗下個月的工作坊課程,太推薦不太會說話、說話老帶刺、無法感受內在的人去試試看,接觸薩提爾真的是我在2022送給自己最棒的禮物。

✂=========✂=========✂==============✂=======


粉絲團不要錯過訊息手機跟電腦版都要設定一下唷!
村子裡的凱莉哥: https://www.facebook.com/kellyla.tw

 
【凱莉哥新書2020/10上市】

圓神書活網:http://bit.ly/04400283


【2016/08上市】
博客來:http://goo.gl/amMiQG
金石堂:http://goo.gl/TbK7IE
城邦讀書花園:http://goo.gl/v4vqbs

 

〔爽!帶孩子翹家去巴黎〕
➤博客來:http://goo.gl/QqdkND    
➤金石堂:http://goo.gl/HOv3IG    

    全站熱搜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