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週一次的檢查實在很麻煩
感覺沒多久就要去見一次黎醫生

去了這麼多次 第一次碰到黎醫生去接生
不過也還好 那個產婦很給面子很快就生完
所以黎醫生很快的就回來看診

掀肚皮 量肚皮 聽心跳 抽血 驗尿 超音波
是這次的主要行程

對了!護士還叫我們去上課~
這讓我有一點兒傻眼
她說醫院規定要上
.........
.............
.................

去抽血 照超音波的路上
我不斷的跟夫君說 等等我們就來落跑
我一點都不想要上課


PS:第一張很多小點點的是Lucia的脊椎。

每次晾著肚皮在照超音波我都非常想睡覺
因為中山醫院照超音波的地方都黑黑暗暗的
一躺又是半小時 每次邊看影像我都一邊打瞌睡
尤其這次~
小人Lucia一整個背對螢幕的不配合
看不到臉兒 檢驗師一直說這是某器官 這是某巴拉巴拉的
我完全看不懂~

大概是Lucia最近常在裡面刮我肚皮
有時候刮到太痛就會打她
可能這樣不爽兒 所以超音波竟然背對鏡頭
好吧~ 算了!

掃描過程只聽到夫君一直問檢驗師
『正常嗎?這樣正常嗎?』

Lucia現在已經有1500克重了
記得十月帶她從香港回來時才400克
才一個多月多了這麼多重量 長的真是快速
難怪住宅越擴越大

不過整個超音波要結束時
檢驗師突然大笑說:她的頭髮還滿長的~

啥!! 聽到我一整個精神都振奮了



檢驗師指給我們看 那一排細細的頭毛~
在羊水裡飄呀~飄呀~的頭毛
哈哈哈哈 哈哈哈~ 

雖然我很難理解為什麼那個看不懂得東西叫頭毛
反正檢驗師有經驗 說是就是了
我這個人天生的缺陷就是頭髮少
真希望Lucia的頭毛像夫君一些 髮量多一點
這樣以後頭毛怎麼整頓都方便

拿了一堆超音波照片跟驗血驗尿的報告回去找黎醫生
護士要我們到對面的房間一下

沒多久 走進來一個老護士 還把門帶上
搞的我突然好緊張~

啊~!!!!!

這該不會是剛我跟夫君說好要落跑的【課】吧!

老護士一坐下就開口說:第一胎?

夫君:嗯~是的。

老護士:要餵母乳嗎?

夫君:當然。

老護士看了看我 我只好傻笑
然後就說:嗯~初步及格了

接著就開始說一些母乳的好處跟親子同室的觀念

老護士:當先生的一定要全力支持老婆,這樣老婆才不會很灰心。

夫君點頭如搗蒜的回應老護士:當然,當然。

我勒~?
我在一旁 不斷的發出『咯!咯!咯!』豪邁的大笑聲
因為我覺得從一開始進那房門
老護士根本都是在跟夫君做問答
我就像一旁的大肚花瓶 只要適時的發出豪邁笑聲回應即可

接著~
老護士轉向我說:
妳不要太自私,不要什麼事情都攬著自己做,
不要剝奪爸爸跟孩子互動的權利,換尿布什麼的可以要爸爸來做。

我聽完都還沒反應過來
夫君拍拍老護士:不好意思,我們的角色是互換的。

老護士瞪著眼看我 又看看夫君
我點點頭:我們角色是互換的~

老護士大概回想起來前十分鐘的課程問答都是夫君回應
可能覺得我這人沒救了

我只會『什麼事情都 的自己做』不會『什麼事情都攬著自己做』
老護士一整個沒有了解到我的心~

十幾分鐘的〔衛教課程〕就這樣在我嘻嘻哈哈下結束了
老護士在我的〔媽媽手冊〕上簽了名字
說下次來產檢還要在上其他課程
原來這種課程還要記名的喔!
看來可真的不能翹課~



全站熱搜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