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外公家 下午不外乎就開始拔菜抓雞
背景一堆在拔花生務農的人兒 包含我那高調的媽媽~

她這次跟她爸爸 
硬把兩隻活生生的雞塞到高崗屋海苔大的紙盒裡
然後一路載回台北
說也奇妙 雞回台北竟然沒被擠死 也沒被悶死
隔天清早還咯咯咯的清唱
接著 凱莉媽拿把刀進去
中午 家裡的大餐是~烤雞兩隻

凱莉媽說 小時後常殺 自然練就一身好功夫
屁勒!~
我小時後住外公家 一天到晚要幫忙抓翅膀讓阿嬤好砍雞頭
接著還要拔雞毛 清內臟
我怎麼不覺得我現在有一身殺雞的好功夫



是阿公家的拉不拉多犬與土狗雜交派對後產下的
阿公家的拉不拉多胖到連懷孕都沒人發現
直到產下一黑一黃的小狗仔 才發現被土狗搞上了
不過小狗仔的爹去那兒 也不知道.....



這兩隻小狗仔
我阿嬤幫牠們取名也很有學問
黃的叫〔小黑〕
黑的叫〔黑ㄟ〕

哈哈哈~哈哈哈~~~
難怪我阿嬤可以生下我媽
這根本是完全隨心所欲的取名







這幾張照片 兩個抱狗的人都有妄想病
一個把〔小黑〕當嬰兒 抱在懷裡還搖來搖去
另一個勒 以為狗兒可以坐立在她手上



就像這樣~ 把手放在小狗仔的肛門處還沾沾自喜
一直自豪的說〔黑ㄟ〕會坐在她手上
明明〔黑ㄟ〕就怕的要死~

還有一些尚未整理出來的照片
等著我~
保證讓大家 充分的享受爆笑噁心時光!



    全站熱搜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