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露是一個很少哭的孩子,從小個性就是很淡定,除非有時候被小梨激到爆炸才會受不了大罵。

有天我下班回家,25跟我說小露今天收到兩張字條,生氣的在速食店揉掉了,隔天上學途中我跟她聊天,一開始她也不願意說,後來才說是她的同學。

我們去日本滑雪回來後,小露星期三開始上課,那天在她的抽屜裡有張『我討厭妳,XXX』的字條,小露拿給老師說有人寫字條給她,後來隔天小露又陸續在書包、抽屜發現『我討厭妳。XXX』的字條。

那天小露把兩張字條帶回家給25看,然後就生氣的揉掉。

她跟我講這件事的時候語氣平淡的敘述著.....

哥:妳打算怎麼做?
露:我要報復她,讓她也知道被討厭的感覺。(生氣)

哥:我建議妳應該是留下證據,同學寫給妳的字條,如果妳今天要跟老師說、跟家長說,沒有證據妳口說無憑誰相信妳?妳可以把同學寫的字條貼在聯絡簿上,每天都貼老師不會視而不見。

露:可是我還是很生氣,她本來是我的朋友的,我還對她付出這麼多。

哥:今天她寫討厭的字條給妳、妳回她討厭的字條,如果我是老師就會兩個都有錯,但如果妳收到討厭的字條,卻回給她可愛的笑臉、或是『祝妳今天好心情』,那就會變成兩邊的錯法不一樣。

回家後,她說她又收到字條,但她這次回給她同學一張笑臉的字條。(我有請她不要畫上微笑還吐舌頭,那同學可能會暴怒)

但這天回家她邊說邊哭.....

露:有十幾個人我在排隊的時候,她們都會離我很遠,而且還會說我是小偷、說我是邊緣人、沒朋友、奇怪的人,我經過她們位置同學還會很像看到髒東西一樣閃的很遠,我不小心碰到一個同學,她就一直拍掉被我碰到的地方。

她越哭越傷心,我突然覺得事情已經不簡單了!

本來是一個同學的字條,現在已經變成一群人一起做這件事,我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人總是會挑著對自己有利的事情說,即使小露是我的親生孩子(不然勒),安撫相信她的同時,也必須冷靜的想那些沒說的話或許才是問題的引爆點。

哥:妳希望我怎麼幫助妳?

露:我希望妳去跟我同學的媽媽說,她小孩在學校很壞。(生氣+哭泣)

哥:如果今天是妳同學的媽媽來跟我說妳在學校很壞,我一定是選擇相信我的孩子,因為我怎麼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今天她沒有證據就隨便跟我說妳欺負她小孩,那我會不會生氣?

露:會,因為她媽媽說的不是實話。

哥:我想先跟老師聯絡,看老師能不能解決,我們再來決定要不要跟同學的媽媽聯絡。


小露也接受我的作法後,安撫小露的心情,因為隔天就是週末假日,趁著假日我又試探小露,因為我想知道她是不是有自己沒有說到的因素,導致同學會這樣對待她?但很顯然這個集體的排擠事件是由一個同學發起的,可能小露跟這位同學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才會變成這樣。

當家長遇到自己孩子哭訴在學校被同學集體排擠的時候,除了心疼孩子請一定也要當個理性的家長,不是只有妳的孩子是寶貝,別人的孩子也是他們爸媽的寶貝,所以不要在問題還沒釐清時就直接找對方家長理論,更下策的作法是直接到學校找同學理論,同學欺負妳的孩子、妳就到學校質問同學?這樣的作法除了沒有解決問題之外,甚至孩子後續會因為這樣的狀況遭受更嚴重的排擠對待。(因為身為大人你也在欺負別人的孩子)

孩子跟孩子的問題我希望她們能自己解決,畢竟小學我也經歷過,一天跟同學切八段800次都不為過,但下課又都和好如初,所以不管是什麼引爆點,我還是希望她們能自己面對人際關係,建議她可以怎麼做、怎麼幫助她,真的解決不了就跟班導師聯繫。

假日的時候,老師先跟我聯繫了~

老師說同學指責小露拿了她的黑筆,但是因為同學很生氣所以言語非常激烈(我猜應該是說小露是小偷等等的),但小露說那支黑筆是同學說想要丟掉,就一直放在小露的桌上,小露請她收走很多次,後來就說『如果妳不要了那我就拿走囉!』,同學回應『隨便妳』。所以小露就把那支黑筆收到鉛筆盒,當過兩天因為小事不爽的時候,事情就演變成『小露偷了她的筆』

就這麼剛好,在這時候同學的橡皮擦不見了,她自然就把茅頭指向小露,問小露是不是偷了她的橡皮擦,小露否決後同學就直接跟老師說小露偷了她的橡皮擦。

『偷』這個字眼,在學校用起來總是很順口,就像是一個口頭禪一樣,似乎不知道這個字眼是一群人對一個人說的時候,內心傷害有多大,同學的反應也很激烈指責,當下老師有問小露可以看看她的書包嗎?後來證實小露真的沒有拿同學的橡皮擦,但是黑筆事件卻在這時候也變成了一個指責點,老師請小露把同學的黑筆還給她,但同學說黑筆沒水了,老師只好請小露還給同學一支全新的黑筆。

露:我同學的黑筆本來就是因為沒有水所以才要丟掉,我只是覺得很可惜就撿回來。

平時我就再三告誡不要跟同學交換或是贈送任何東西,沒事就沒事,有事就會變成是偷拿的,所以不管交情多好,妳的就是妳的、她的就是她的,就算同學今天不要的東西拿去丟在回收桶,也不要去撿起來,因為當有天發現後說是妳偷的,誰會知道是她丟在回收桶?『證據』是東西在妳的鉛筆盒,那時候想辯解誰都還不了妳的清白。

我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尤其對於這種事情我只能設想被懷疑的方向,包括很多種可能性的證據會對自己不利,到最後鐵證如山的是東西在妳手上,即使妳說從回收桶撿的誰會相信?(人就是這樣)

所以我只能教導孩子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但孩子有時候還是忍不住的會私下換便利貼、膠帶等等的,這次的經驗剛好讓小露學到教訓,很多時候的交換到最後都會演變成偷竊,為了保護自己下次要再交換或是同學要丟掉的時候都不要接收。

老師的聯繫我知道了同學排擠小露的引爆點是什麼了!

因為同學懷疑小露先偷了她的黑筆再偷橡皮擦,所以就跟其他同學說這件事,集結了大約10個同學一起對小露做出不禮貌的事情,比如排隊距離很遠、說小露是邊緣人、沒朋友、是小偷、講的話大家聽不懂,甚至小露走過班上的走道,同學們會自動閃很遠。

黑筆跟橡皮擦事件小露都沒有說,是老師說了我才知道,如果當時聽了小露說的我就立刻敲同學的家長,到最後難堪的反而是我,因為我沒搞清楚事情就先告狀別人的孩子欺負小露,那可能最後這件事會演變成家長跟家長之間的不爽,可能過幾天孩子合好了,家長之間卻是有一大心結。

==========================
老師假日打擾了。

這兩天和小露再三確認,黑筆是同學要丟棄的,小露有不斷的詢問是否要丟棄?最後才收到鉛筆盒裡,橡皮擦也確定不是小露拿的,對於同學的誤會,可能需要再面對面解釋,我們也會再加強教育小露對於別人的東西,不管有沒有經過同意都不要換或是拿取,因為感情好的時候一切都好,一但吵架很多事情都會有理也解釋不清。

上週五小露放學後說班上大約有10位同學,在排隊的時候故意離她很遠,只要不小心碰到同學,同學會用誇張的表情說很髒、很噁心,也一起指責小露是小偷和邊緣人,只要小露經過的地方大家都用閃避的方式躲開。

我問她知道什麼是邊緣人嗎?
她說同學都說班上沒朋友的人就是邊緣人。

根據我的了解,一同排擠是這週才發生的,她同時也在書包和抽屜發現『我討厭妳』的字條,我教導她的方式是請她回字條給同學的時候寫上『好話』,久了同學看不見妳的反應自然就不會再給妳字條。

有機會老師是否能安排關於罷凌的課程,這個年紀的孩子們似懂非懂的,有時候討厭一個人或是集體排擠同學都是沒有理由的,我也能理解,只是面對這樣的排擠在孩子的心理還是很受傷,尤其對於原本是朋友的同學。

很謝謝老師的用心,我問小露要怎麼幫助她,她希望我能跟同學的父母說,但孩子們的社交關係我傾向讓她們自己解決,也麻煩老師近期可以多幫忙注意一下。

同學是小露珍惜的朋友,我問過小露他們是好朋友,但是為了黑筆和橡皮擦消失事件真的很可惜這份情誼。

孩子們正在成長的階段,很多的事情其實只逞口舌之快都還沒經過思考,只希望其他孩子也別遇到這樣的狀況。

讓老師煩心了!

請老師好好休息,後續我們再聯繫。


祝平安健康
謝謝

小露媽媽

=============================

跟老師對話結束後,那幾天我一直在問小露接下來想要怎麼做?其實對同學帶頭討厭她的事情她還是非常生氣,她還是說有一天她一定要報復讓同學也哭。

哥:報復不是只有一種,讓自己變得強大才是對對方最好的報復。

這時候我真的覺得我非常有戰略性的在報復,除了開導小孩之外,報復應該是要有策略和計劃性,如果妳亂報復一通就是跟同學一樣幼稚。

哥:很多人把自己變得更強大,本來欺負妳或是討厭妳的人可能會因為妳的強項而想和妳接近,妳今天花了5分鐘寫『我討厭妳』的字條,到同學的手上她也揉掉,那就是浪費掉妳自己的5分鐘,若是這5分鐘妳看了一個偉人的故事,那這偉人的故事就是留在妳腦子裡屬於妳自己的。

同時我也舉例蔡依林剛出道的例子給小露聽,當所有的人都討厭妳的時候,只能讓那些空出來沒朋友的時間讓自己更強,當有一天大家發現到妳默默的變得強大,自然就不敢再這樣對妳,但如果一樣的這些時間妳拿來做報復的事情,不只自己沒有成長、事情也沒有解決,然後還連時間也一起消失在沒計畫的報復中。

天蠍座對於報復這件事,總是要完美的計畫,一出手就是讓敵人嚇到不敢。

其實對小露我也不是真的要她報復,自己受傷難免想要讓對方嚐嚐看這樣不舒服的滋味,但是你來我往真的不知道要討厭到什麼時候,可是我又不想讓小露沉默當做沒這件事,總是要做點什麼吧!那就增強自己的實力和朋友圈~

露:我現在有個朋友去跟那群討厭我的人其中幾個做朋友。

哥:那很好,妳就透過這朋友和其他朋友的連結,把那幾個朋友也吸收過來當自己的朋友,慢慢的你朋友圈壯大的時候,大家都會知道妳是個什麼樣的女生,就不用在意那些謠言會傷害妳。

星期一上課前,我再度幫小露打很多的強心針,也告訴她老師今天會把她和那位同學請過去一起說說話,如果還想跟哪位同學繼續當朋友,那就要好好的道歉和說清楚。

那天下午,我收到老師的回音了,老師先個別把孩子請出來了解,再兩個人面對面說,然後互相道歉。

==============
媽媽您好,今天早上我已經請小露和同學再次坐下來面對面好好溝通。兩個孩子都很棒,願意原諒包容對方,我也告訴她們為了一點誤會,而失去彼此的友情是很可惜的事情,希望她們可以繼續當好朋友。

我也會持續觀察孩子們的態度和行為,適時糾正和引導。

今天放了校園霸凌的相關影片讓班上同學看,也教導他們正確的行為態度,相信她們都能有所成長,知道什麼事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也請媽媽再協助注意孩子後續的反應、情緒,若有任何需要協助的地方,也請媽媽再告知我謝謝~
================

謝謝老師!
妳真的很棒!

面對孩子們的情緒問題要排解真的需要一點智慧,謝謝你這麼費心思,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也請告訴我。

孩子們還在成長的階段,遇到好的老師真的很重要,謝謝您成為他們的老師。

======================
 
對於老師的協助我都是心懷感謝,畢竟老師一個人要面對這麼多成長中的孩子,還要幫忙協調孩子間的情緒問題,我只能說老師真的不是人幹的!如果孩子們的紛爭老師介入處理不好或是過度,都有可能造成更大的反彈和傷害,我很感謝露、梨一路走來都遇到很棒的老師。

那天小露放學,很明顯臉上的表情和心情都愉悅的快飛起來了,我問她今天和同學和好了嗎?

她開心的點點頭,然後說同學就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還跳搞笑的舞給她看。(啊我真的是吼~很想捏爆點什麼,明明一副天都要塌下來的樣子,瞬間就合好)

哥:我說的是不是一點都沒錯,如果妳當初的報復是要我告訴她媽媽、妳寫討厭信給她,妳覺得現在會這麼快和好嗎?可是妳用寫報復信的時間去圖書館,是不是自己也得到收穫、同學也沒有被妳傷害到。

老師在課堂上安排罷凌的影片之外,也播放了被罷凌者長大後心理一直抹不掉的陰影和傷害。



這是小露在當天寫給同學的信,她說她還是很想繼續跟同學當朋友,所以鼓起勇氣問清楚。

唉唷!小女生就是這樣,一天要切八段800次,然後再光速和好。

我也是新手爸媽、也是第一次遇到孩子這樣的問題,還好我夠理智不然現在我一定超級冏,我也誇獎小露做的非常棒,除了真心的道歉之外,也有氣度的問同學是不是還願意當朋友,真的很棒!

哥:妳們覺得我以前念書有被討厭過嗎?

梨:沒有,因為妳很善良。(難得會誇獎我)

露:應該很多人討厭妳,但妳太有自信都不覺得有人討厭妳。

這就是我要教她們的,當妳的內在強化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不管那些人真心還是嫉妒的討厭妳,反正討厭一個人都是沒有理由的,那何必為了那樣的同學去生氣?如果要繼續當朋友就鼓起勇氣問,如果覺得那同學是妳不在意的人,那就把想討厭人的時間做強化自己的事情,這樣才可以讓自己進步。

校園排擠的事件一直都在發生,現在孩子資訊更多可能發生的更早,與其不斷的保護孩子,不如教她們如何保護自己和面對這樣的事件,因為校園也是一個小社會,大人都會彼此討厭了,更何況涉世未深的孩子們,家長只要當最強的後盾,讓孩子知道自己永遠有退路,那就會不畏恐懼往前。

露:我們班同學其實都是被輪流討厭,今天是我可能下個星期換別人。

哥:那妳會加入一起加入嗎?

露:我知道那樣做很傷人,如果她們要我討厭別人我就去圖書館。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希望下次不會是因為小露不加入討厭別人的行列而又要跟老師聯繫。

這篇fb發文的留言,有很多曾經在年少被排擠的留言,校園排擠事件的受害者會因為當時的印象一直到長大都還抹滅不去,教育是從原生家庭做起,當我們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被排擠的同時,是不是也要同時教導孩子不要去當排擠者?
 
 


直播裡我也仔細的說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希望這世界再也不要有校園的罷凌事件,家長只要多注意一點,就能預防更多事件發生。

凱莉哥學習當爸媽系列文:https://goo.gl/t5tTbA

====✂=========✂=========✂==============✂=======

粉絲團不要錯過訊息手機跟電腦版都要設定一下唷!
村子裡的凱莉哥: https://www.facebook.com/kellyla.tw
 
【凱莉哥新書2016/08上市】
博客來:http://goo.gl/amMiQG
金石堂:http://goo.gl/TbK7IE
城邦讀書花園:http://goo.gl/v4vqbs
 

〔爽!帶孩子翹家去巴黎。熱賣中〕
➤博客來:http://goo.gl/QqdkND    
➤金石堂:http://goo.gl/HOv3IG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