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盞西班牙來的吊燈     完全是我的菜

完全要感謝前屋主把她那盞捷克的水晶吊燈拆走
讓我們才可以去找新的燈入住
我跟25都很喜歡歐洲鍛鐵的燈飾
可是那樣的燈飾在台灣能找到的不是太華麗不符合我的窮鬼鄉村風
不然就是仿的太假仙   

那時候我們只去了三個地方看燈    就挑到喜歡的了~
且還是誤打誤撞
本來只是要去看衛浴     隔壁剛好有燈飾店就進去看
不看還好    一看一整個大失血
買了五、六盞燈       那家燈飾實在是太合我們的胃口

我可沒有木蘭那麼勤快
東市買駿馬 西市買鞍韉
南市買轡頭 北市買長鞭
可以一個地方解決的     絕對不要跑兩個地方
之後所有的燈都直接在那邊挑了



大概婆媽都會想到這種燈很難擦、很難清
對~     凱莉媽看到這燈也是拉高分貝在我耳邊喊同樣的話
靠邀!我又不是聾子       我也不是愛乾淨的人
擔心什麼     真要我覺得髒    也有25那個愛乾淨的人先擦了
怎麼說都輪不到我啊     
她是忘了我連頭都可以十天不用洗
更何況燈是吊在那邊兒

鍛鐵就是要破舊才美嘛~
根本不需要人家清       是有看過古堡的燈很亮晶晶嗎?
這個不用清啦      越髒越舊越美麗

這盞西班牙的鍛鐵吊燈是在這裡找到的




裡面有超多大大小小的燈
全部都是歐洲進口
等村裡的燈都到齊了在慢慢開箱吧!



PS
突然覺得我在巴黎扛的洗手檯很小意思
下次來挑戰吊燈好了
這樣子比較有挑戰性....




    全站熱搜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