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live.staticflickr.com/65535/49918873202_07acb1b3fb_z.jpg

在醫院的作息我都儘量是跟在家一樣,讓小露晚上九點睡覺,最晚早上八點一定要起床。

我總覺得在治療期間大家都會覺得生病、需要休息等等,適當的休息是ok,可是過度的休息人就會變得懶散,所以我要小露儘量要跟在家一樣的作息,如果那天輸血或是治療太不舒服,那就可以認真休息,但平時沒有副作用的治療應該是早睡早起,才不會把作息搞亂,日復一日就會變得白天時間越來越短、晚上也越來越晚睡。

那天,小露睡了之後,我邊工作、邊追劇,因為11樓窗外夜景也很不錯,我其實還滿喜歡住這位置,白天、晚上工作都可以有好風景可以看,不管下雨還是大太陽,都有不同的浪漫。

大約11點多,周圍孩子的聲音也漸漸安靜,我享受一個人的夜晚真的心情很好,加上小露的第一階段要順利的治療結束,其實滿開心的。

抬頭看看窗外的台北市夜景,發現窗戶的右下角有個人頭。

又仔細一看,發現是個孩子。

(我心裡好緊張、又好害怕、又很想要再次確認)

認真的換個角度再看一下那個角落......

(靠北!是一個寶寶,而且對我裂嘴燦笑)

媽的,怎麼可能,我這人這麼善良又不聽鬼故事,怎麼可能會遇上這種事情?

然後又想要再次確認清楚,所以我又換了角度再看一次......

(靠!寶寶還是在那裡對我燦笑)

趕緊把電腦關掉,倒頭讓自己快睡著忘記這件恐怖的事情。

隔天早上起床,我幾乎已經忘了前一晚在窗戶對我燦笑的寶寶事件,起身準備去上廁所....



幹兒!!!!!

是昨晚在窗戶角落對我燦笑的寶寶!!!!

原來是隔壁床的尿布包裝,這寶寶讓我昨晚著實的害怕,怕到事情沒做完就趕緊睡覺。

還好今天恍然大悟,突然發現自己昨天好白痴,這種是真的也是只有我能遇到了。

    全站熱搜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