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凌晨  87歲的阿公走了。


這是我第一次跟阿公拍照。


這是我最後一次跟阿公拍照。

我小時候幾乎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他一直就是黑黑瘦瘦的體型,怎麼吃都吃不胖,他從來沒有罵過我,對我好到像是我爸爸一樣,阿公在病床上躺了8年,我才發現原來他皮膚原本是白的,只是因為長年種田所以皮膚一直黝黑,原來阿公是可以有肉的,只是因為長年種田一直精瘦。

離開前的這三週,他高燒不退、白血球極高在加護病房真的很不舒服,整個人又回到精瘦的樣子。

誰說久病無孝子,阿公在安養院8年,我的兩個舅舅一直輪流照顧他,天天去安養院看顧、拍痰、餵食,我媽每個月也都會回去看阿公,那三週我媽看的很不捨,她說阿公真的很不舒服,無助的眼神也不知道有意識還是無意識。

如果無意識那還好,若是有意識這麼不舒服又不能說真的很痛苦。

醫生說不要再折磨阿公,他年紀已經大了,是不是大家討論讓他自然的走,不要再急救?

原本打算假日去看看阿公,3/11的那天上班前,我去求媽祖娘娘,如果阿公這麼痛苦,請媽祖娘娘帶走他,讓他早日歸西不要再折磨他,3/12凌晨阿公就走了。

我這輩子認識的阿公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對所有的拜拜禮節都非常的盡責和周到,到了快80歲享福的高齡,卻在阿嬤走了一年後就倒下再也沒起來過。

阿公從8年前因為送急救的過程腦缺氧,所以變成了植物人,那晚被救護車送離開他一手蓋的家之後,8年後再回來卻再也醒不來。

阿嬤過世的那年是2011,也是差不多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當時阿公很堅持要好好的送阿嬤離開,所有的儀式全部都要來過一次。

阿嬤的葬禮:https://goo.gl/BpbSMv

還好當時我有記錄下來,現在再看這篇文章,我耳邊跟眼前都還是很鮮明的印象。

想起阿嬤那時候的傳統葬禮,我都忍不住打哆嗦,又是孝女白琴、又是雜耍團、又是唱歌跳舞,然後還有灑狗血的司儀,法事連做的好幾天、守靈的10天左右時間大家都不能洗澡、刮鬍子、只能輪流睡覺,連吃飯都要站著吃。

阿公的葬禮舅舅想要辦的簡單隆重,所以省略掉很多儀式,
我們是阿公告別式的前一天回去,那一整天有師姐來念經,我們要參與念經送阿公的儀式,我想起了8年前,我的服裝不知道被我媽嫌棄什麼?搞的那些照片我好醜~



see....當時小梨還在我的肚子裡,所以我就像是拿了令牌一樣,從地上跪爬、司儀逼大家輪流哭喊,這些我通通都不用參與,當時我就疑惑到不行,這種灑狗血的劇情到底從哪滲透到葬禮裡?看我家弟弟妹妹都趴在地上被逼著大喊,我站在一旁真的忍不住笑出來,然後就一直被我媽白眼。

說回來,這次下鄉我想起了上次阿嬤過世的時候,我渾身穿的醜到不自在,但加上我媽的規矩又很多,所以我這次帶了好多衣服褲子,如果有不行的我就直接換掉,至少是可以漂漂亮亮的送走阿公~


那天,我選了一件白襯衫+黑褲子,你們說我哪裡不及格了?
我怎麼看都覺得我在標準內,乾淨、素色又整齊,結果我媽一看到我就說:『耳環拿下來。』

蛤!?
我耳環還是白色的,這樣也不行!?
我媽在悲傷,反正聽話就是了~



我回去的時候,妹妹們已經唸過兩輪了,我是第三輪加入,然後每個人都有制服(黃色那個)

念經程序開始了,大家各就各位,但因為我是念經新手,所以剛加入也不知道要幹嘛,我妹就說跟著做就是了!


前面靈堂有五個師姊在念經之外,右側有個彈電子琴的先生、左側有個打鼓的先生,這幾個師姊輪番高歌之外還有五部合音,10分鐘過去後我心裡正在想怎麼沒看到我媽,正在東看西找的時候,師姊忽然要大家轉向身後鞠躬,然後.......

我看到凱莉媽坐在後面撐傘,我就忍不住笑出來.....

我該死、我真不該~但是我真的止不住笑,趕快拿香遮住我的嘴,但身體還是笑到顫抖,我不知道是哪個點戳重我的笑點,但是我真的太想笑了。

結果那場休息我果然被罵了,凱莉媽氣到把我罵的狗血淋頭,說我不正經在這場合怎麼可以笑得出來,人家都哭到泣不成聲只有我不孝還笑得出來。(是說她的人家也只有她哭,因為大家聽師姊念了好幾輪應該都昏昏欲睡,這無關孝不孝吧)

反正我真的很不適合參加葬禮,因為笑點太低只要看到不太合理的事情就會忍不住想笑,就會被當成不孝的人。



休息的時候就是小孩玩樂的時刻,她們就在院子裡跑來跑去,等時間到再回來坐著念經。

從外公過世到告別式大概是10天左右的時間,因為外公怕冷所以也沒有睡冰櫃,就直接放在家裡的大廳,怕天氣炎熱所以不到5天就先封棺避免大體腐爛,從大體回家之後凱莉媽跟我兩個舅舅都輪流的守靈,晚上都不能睡覺,記得8年前外婆過世的時候守靈的人鬍子不能刮也不能洗澡,就一直到告別式之後才能洗漱,有時候這種傳統的禮節真的是很不人性化,大家開開心心、乾乾淨淨的送走過世的人該有多好?一定要搞的很狼狽才是孝順嗎?

舅舅跟凱莉媽已經守靈堂好多夜都是輪流睡一、兩個小時換班,這天晚上我是全程沒睡讓她們可以多一個人力不用緊張兩小時就要起床,那天看看書、準備下一本書的資料,一下就天亮了,距離上次徹夜沒睡我都忘了有多久。

那天晚上跟凱莉媽一起守靈,她就開始念我從小我外公疼我、養我,結果他過世我竟然一點傷心都沒有,我告訴她每個人的傷心方式都不一樣,也不一定要像她哭到失控癱軟在地才是孝順吧!然後........她就生氣了。(我真的也是嘴賤,明知道回她她會不高興,但我就忍不住要回)



這批人跟8年前辦阿嬤喪禮的人是同一個公司,但形式更加花俏,整個公司的小姐訓練有素,會端茶跟咖啡出來問家屬要不要用飲料?還會看狀況遞上衛生紙,整個員工教育訓練到非常完整,而且公祭在前方遞香跟水果的小姐,整個就像是在總統府面前操槍的儀隊,那個粗的不得了的大香,她可以拿的像耍槍一樣花招百出,連水果藍都會在空中甩好幾圈才會交到祭拜者手上。

我整個公祭就一直在看那小姐的表演,看到我又忍不住笑了.......

司儀不斷的讚揚禮儀公司有多棒,感謝村長、縣長來官腔的話,最後還講一堆灑狗血的話.....



小露上次參加外婆葬禮她才兩歲多,這次比較大可以跟著一起參加全程,看到有些比較老的祭拜者她也都會去幫忙扶,小梨跟豬大哥的工作就是照顧阿嬤,因為阿嬤很容易哭到失控,所以她們兩個就負責補充阿嬤的水份和照顧她。

未命名-1  

阿祖告別式,曾孫要齊拜告別~

司儀:這些可愛的曾孫,今天要來送阿祖最後一程,阿祖都有照顧過你們對不對!(哽咽語氣+遞麥克風)

梨:我沒有。(透過麥克風堅定的說)

司儀:喔妳沒有,姐姐有吼。(尷尬+快把麥克風給小露)

露:有,祝阿祖一路好走。

姐姐真是天使,化解僵局.....



這是小露1m第一次跟阿祖見面,仿照我第一次跟外公拍照的樣子。



這是阿祖們的第一張合照。
再兩年多後我的外婆就生病過世了~



這是露、梨最後一次跟阿祖合照。

我外婆走後一年多,外公就因為腦缺氧變成植物人,所以一直到現在將近7年的時間,我們都是在安養院看外公的。




最後要送外公出門火葬,這一條路是以前小時候我要離家出走阿公把我帶回來的路,這一條路是以前我氣喘阿公載我去看無數醫生的路,這一條路是阿公每天去工作的路,這天把阿公最後送出門,希望佛祖可以好好的照顧阿公。

我的阿公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對任何人都義無反顧的付出,對每個神都帶著最虔誠的心敬拜,希望他下輩子可以投胎到更好的人家,可以健健康康的過一輩子。


阿嬤的葬禮:https://goo.gl/BpbSMv
 
====✂=========✂=========✂==============✂=======

粉絲團不要錯過訊息手機跟電腦版都要設定一下唷!
村子裡的凱莉哥: https://www.facebook.com/kellyla.tw
 
【凱莉哥新書2016/08上市】
博客來:http://goo.gl/amMiQG
金石堂:http://goo.gl/TbK7IE
城邦讀書花園:http://goo.gl/v4vqbs
 

〔爽!帶孩子翹家去巴黎。熱賣中〕
➤博客來:http://goo.gl/QqdkND    
➤金石堂:http://goo.gl/HOv3I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莉哥 的頭像
凱莉哥

結婚。幸福

凱莉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